您的位置: 首页 > 心理健康知识 > 婚姻情感 > 心理专家 >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心理知识: 婚姻情感     2020-12-13    浏览:7

“我,好想好想谈恋爱。”

这是我站在四姑娘山的一处山丘上朝着雪山喊得一句话,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呐喊。我叫周言,今年快27岁了,是国内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是被公认的帅哥,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至今还是处男,这让很多人难以置信,就是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我在成都的民营公司、家族企业混迹,早八晚六,一周还上班六天,月薪不过三四千,这薪水可能很多人会很惊讶,但是成都乃至各地城市都是这样的待遇,全国现在有5000万寒门大学生失业,这还算不错的了。我来自农村,父母能做的只有逼婚,我每天出门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到别人成双成对,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缓解心中的压力,我这才向公司请假,和老同学冯生一起来到四姑娘山旅游。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冯生对我说:“想恋就恋呗!你是作家,又是帅哥,你放低要求应该还是好找!”

我说:“冯生,你知道的,我初中毕业就去读了中专,还是机械专业,整个系都是男的,那个时候脸皮薄,服装系有漂亮女孩就算看上了也不好意思去追!中专毕业后,在工厂做了一段时间,后来又不断地换工作,进的都是皮包公司,家族企业,几个人或者几十个人的小公司,都是叔叔、阿姨、大哥、大姐,哪里去找对象,而且在公司找对象,总感觉不好!从我20岁开始,家里陆陆续续给我介绍了很多对象,而且女方都是富二代,女方父母都是老板,开公司、开驾校的很多,但是我就是不喜欢,后来参加作家协会吧,但是作协有些领导嫉妒我,不愿意推荐我去出席文学活动、学习班,没有认识文艺女青年的机会,也尝试过在网上找,但是网上骗子多,有些是玩时时彩的,还被骗过钱!就算在网上认识一些是真找对象的,但是女孩子嘛,你懂的,他们不会轻易和陌生网友见面,这处对象啊,还真的是难!其实,我以前要求很高,但是现在我就三点要求,漂亮的,毕竟我长得不丑,第二要人品好,孝顺父母,第三喜欢我的,满足这三点,我就娶!不一定是富家女!”

“我知道你,要是在几年前,不是处女,你肯定不要!作家都有洁癖!”冯生说。

我感慨说:“人都会被社会改变,现在想想以前说什么改变世界,那简直是梦话!男人都有处女情结,只是每个人对待处女这个问题的轻重程度不同罢了!最近这几天我就在看阿耐的《欢乐颂2》,应勤就因为邱莹莹不是处女,最后放弃了对她的爱,回到乡下找了一个村姑相亲结婚,看到这里对我的感触很大,很多女孩子都是在遇到真命天子之前丢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渣男太多,漂亮的女孩被男人的几句甜言蜜语,几双水晶鞋就骗上了床,但是这些渣男又不会真正娶她,事后又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分手,我观察了我身边的男生,很多二十七八岁都没有结婚,还都是处男,而且条件都不差!你看我们的身边,女孩子结婚比较早,剩男比较多,这除了经济社会的原因,可能还有男女比例失调的原因吧!处女不处女现在我也看淡了,人生没有十全十美,但是只要是漂亮的,爱我的,人品好的,我都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既不是处女,又不爱我,那样的女孩我也不会去喜欢的,毕竟两个人要生活一辈子!所以,冯生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要是过了三十岁,我找个二婚,而且人家还有孩子,那我岂不是太悲剧了,我条件这么好,又没有恋爱过,我找个二婚,我的父母也不会同意!毕竟现在的女孩25岁以下就结婚了!”

冯生说:“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我爸妈现在为了我的婚姻也着急的不行!”

我问:“冯生,我记得你是88年的吧?”

“嗯。”冯生回答说。

我坏笑着问:“交过女朋友了没?我感觉你应该也没有,就是有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冯生脸红着说:“我跟你一样,也没有过,现在别人问我这些,我都不好意思说!”

我也难以置信,说:“88年,现在快30了,还是处男,你这也太......”

我难以再说下去,冯生也显得有些尴尬。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我说:“赶紧的吧,我们都不小了!我觉得男人还是要有事业!作家、编剧其实是很苦恼的,名人跟明星的区别是,明星走在大街上人家都认识,而名人,就算是韩寒、贾平凹走在大街上都没人能认出来,本身照片和本人是有区别的!不说名字,人家都不认识你!我本来想去图书馆演讲,积累粉丝,但是那些图书馆领导都是狗眼,他们要请大师,而且有些知道我名气的,嫉妒我,不想提供平台给我!我决定回到成都后,去蓉城电视台录制相亲节目算了,也不知道靠谱不靠谱,去试试!只有出绝招了!现在别人介绍的多数不合适!好的,别人不会给我们介绍!”

冯生说:“你呀,平时还是注意点,低调点,现在啥子人都有!”

我说:“现在人挣钱就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是没有背景没有能力的凡人始终还是飞不过有背景有能力的仙!”

冯生无奈地说:“有什么法,人从一生下地开始就被各种不公平对待,都说人要靠自己努力,其实那些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富二代说的!”

我说:“早生15年或者20年,可能我早就发财了,韩寒也是赶在2000年,那是好时机,2000年前后无论是做生意、开店、开公司、写作,随随便便一个行业都可以赚钱,都可以发财,这两年不同了,什么行业都难!我给你十个亿,你再给你打造新浪网一样的门户网站,就不可能了,已经饱和了,他们都是上个世纪互联网崛起的时候开始创业的!要是生在宋代也好啊,宋朝重文轻武,文人的地位很高!反正我觉得我们这代的文化人是生不逢时!现在没有钱,连起码的交配权都没有,现在的人也不管你是不是富二代、官二代,他们只看结果,你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日妈起点低了怎么可能跑得过富二代嘛!你看那些当官的,明星,名人,哪个不是靠家里拿钱拿关系砸出来的?哎!”

冯生说:“还是脚踏实地吧,抱怨这些也没用!你抱怨,别个也不会帮你,还会看不起你!”

冯生和我就这样诉着苦,行走在山间。

我回到成都,行走在大街上,看着那些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情侣,我是羡慕嫉妒恨。更让我恨的是,老少配、美丑配泛滥成灾,让我的心里十分的不能理解,姑娘们好像都喜欢大叔,美女好像都喜欢丑男,帅哥身边竟都是丑女,这是为啥?我的心里说不出来有多悲剧,作为一个祖宗18代农民的后代来到大城市生活,想要在这里安家、结婚,靠上班,挣工资,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我寂寞的心让他的生活已经失去了滋味,已经变得不太正常,一个到了结婚年龄的人没有异性的滋润会变态,也没有了生活下去的信心。中午饭后,我坐在公司的电脑前打开蓉城电视台的官网微薄,找到了《相亲进行时》栏目红娘的微信,加了红娘,在微信上输入。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你好,红娘。”

“你好。”

“红娘,我想报你们的相亲节目可以吗?”

“可以,先填表,到电视台来。”

“我是个作家,全国有两百家媒体报道,我想通过你们平台试试,机会多些。我给你发个新闻链接看看。”

我将一条新闻链接转发给红娘。

红娘回复:“你还是过来先调表吧?”

“好吧。”

红娘通过微信发了一个电视台的地址给他。

下午三点钟,我还没有下班,还在电脑上做着公司的策划方案,我的手机响了,我划开屏幕一看,微信上有一个好友添加,对方称自己是蓉城电视台的编导。

我通过了编导的微信好友请求,我想利用电视台将自己的关注度提升,哪知这时候电视台也在策划一个阴谋,就是用我“作家”相亲的噱头来提高收视率。

“你好,编导。”我输入说。

“你好,我是蓉城电视台的编导,我叫蒋萱!你今天下午有空吗?我们直接过来给你拍?”

“今天下午啊,太急了点吧?我们六点下班,住的比较远,估计回家都八点了!周末可以吗?”

“周末不行,周末我们要休息!”

“哦,我是个作家,全国有两百家媒体报道,我找你们就是希望找个对象,碰碰运气!以前你们有过作家找你们录相亲节目吗?”

“名人很多,但是写作的,你还是第一个。”

“嗯,我给你发个链接,都是以前新闻报道我的,你可以先了解,不然录制的时候,什么都不清楚!”

我将链接发给蒋萱。

“收到,明天下午吧,就约在锦城公园录制,怎么样?”蒋萱回复。

“好吧,那明天下午见。”

第二天的下午六点钟,我刚到下班时间就走出了公司,来到了距离公司不远的锦城公园大门口,我打开了微信,点开蒋萱的微信号,按下语音:“美女编导,我到了锦城公园,你们在哪里?”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我们已经到了锦城公园,我给你发个定位吧。”蒋萱回复说。

蒋萱给我发了一个定位,锦城公园很大,我第一次来,按照地图定位找了很久,在一处湿地,早已干涸的湖边,我看到了一男一女,男的有一米八,正在那里架摄影机,女的拿着话筒,话筒写着“蓉城电视台”字样,我跑了过去,来到蒋萱的面前,笑着说:“你就是蓉城电视台的美女编导啊?”

“怎么?我们看着不像吗?”蒋萱笑了笑说。

我伸出手出和蒋萱握了握手,再跟摄影师握了握手。

“走吧,两位老师,我们去找家茶馆坐着聊?”我说。

蒋萱笑着说:“不用客气了,我们还是去那边吧,你坐在那块石头上,我们随便聊聊,因为我对你还不怎么了解呢!”蒋萱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白色的石头。

“好吧。”我走了过去,就那样靠在巨石上,蒋萱将话筒递给了我,蒋萱自己坐在了台阶上,面对着我。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摄影师捣鼓半天,终于架好了摄影机,说:“可以开始了!”

蒋萱面对着我,问:“你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对你一无所知?”

我端着话筒说:“好的,我叫周言,今年26岁,省作家协会会员,老家是农村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的独子,我是中专毕业,自考的大学,以前我读中专是机械系,全班同学都是男的,然后进入社会,进的都是民营小公司,也不稳定,也没有恋爱的机会,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恋爱!”

“你还没有恋爱过?”蒋萱吃惊地问。

“从来没有。”

蒋萱问:“那你对择偶有什么要求?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我说:“我的要求是,首先要漂亮,你看我长得也不差,另外就是喜欢我的,然后人品好的,至于说是不是处女,意义也不大了!本来女孩就是弱势群体,又过于感性!我现在在环球中心做编辑,也是个家族企业,工资低,也没有合同,也不是很稳定,私企说辞退你就辞退你,一点保障都没有,我现在基本上是一边上班,一边在创业的道路上摸索!我希望对象有事业心,哪怕就是月收入两千,我都希望她出去做事,我不太喜欢那种只会带孩子,什么都不会做只会吃那种!”

蒋萱问:“那你是希望她跟你一起创业?”

“倒也不是,我觉得男孩子的责任更大一些,如果我爱她,我倒不希望她跟着我吃苦,我只是说事业心!我呢,起点低,农村的,没有背景和后台,但是我肯定会在两年后在成都买房,我自己还是对未来充满信心,至于说能否遇到这样一个女孩就要看缘分,勉强不来的!”我说。

蒋萱说:“那是。你喜欢白色?我看你的衣服、裤子、鞋子全是白色,一身白?”

我笑着说:“白色象征干净、纯洁嘛!大不了就是每天洗一次!”

蒋萱说:“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吧,你等一下再跟摄影师去那边补几个镜头!”

“好的。”我笑着从石头上起身,将话筒交到了蒋萱的手里。

我在摄影师的安排下补了几个镜头,在拍摄过程中,我精力充沛,摄影师也很用心,我心里沾沾自喜,当真以为春天就要来了。

拍完了,摄影师正在收拾摄影器材,我笑着问正在一旁玩手机的蒋萱,说:“你们以前有没有人通过这个相亲节目找到对象的?”

“有啊,很多!”蒋萱回答的很爽快。

我又问:“像蓉城电视台平时看的人很多吧?成都本地有多少人?”

“你是问大成都吗?”摄影师问。

“嗯。”

“大成都的话有1400万人吧!”

我吃惊地说:“1400万这么多,有几百万人看蓉城电视台就可以了!可能还是会被很多女孩看到!”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摄影师和蒋萱没有搭话,我还满怀期待。

“什么时候播出,到时候你们能不能发个链接给我?”我问。

摄影师笑了笑,说:“还早哦,后期制作很长。”

“我还要在电视台的资料库里找个女孩跟你相亲。”蒋萱说。

“哦,走吧,今天辛苦你们了,我们请你们去吃大餐!”我笑着说。

蒋萱背起背包,客气地说:“不用了,我们还要回台里呢。”

“现在已经晚上七点钟了,你们还要回台里,估计回家都很晚了!”我关切地说。

蒋萱说:“没办法啊,我们这行就是这样,也不会有加班费!”

三人一行,就这样一直走走说说来到他们停车的地方,我与蒋萱和摄影师握了握手,递了名片,便跟他们分开。

几日后,照常是工作日,我坐在办公室里,敲着键盘,正在写着文案,蒋萱再次给我发了微信:“你在吗?”

“在。”我回复说。

“我给你找了个女孩子,你看那天有时间出来和女孩见见?”

“干脆周五吧,我请假?”

“行,定下来就行。”

“你看我长得也不差,又是个作家,你要认真给我找一个啊,漂亮点的,崇拜作家的。”我很认真地在微信上回复。

“放心吧。”

“你不会给我找个托儿吧?”

“你怎么那样看我,我是那样没有职业素质的人吗?”

“好吧,我相信你,那我们就周五见吧。”我回复后便放下了手机。

周五那天,我如期在成都的宽窄巷子等他们,等了很久他们才来,还是蒋萱和摄影师两个人,我以为他们会带着那个女孩子来,结果没有。他们听说我要创业,先让我在宽窄巷子发放传单,并且还带着自己的书在宽窄巷子拍了一些自己看书的镜头,我慢慢觉得他们不像是给我相亲,而是在拿我炒作,提高他们的收视率,我这种意识感越来越强,毕竟以前并没有拍过。

我那天穿着还是一身白,短袖和短裤,打扮的很文艺。我和摄影师正在宽窄巷子的树下拍摄我发传单的镜头,蒋萱好一阵子没有见到她人了,大概十多分钟后,她突然迎面朝我走来,她的旁边跟着一个女孩,那个女孩人才不怎么样,就算是站在人群中也不容易被人发现,我只是看到蒋萱在对我挤眼睛,我这才意识到她旁边的那个女孩就是她今天安排跟我相亲的女孩。那女孩打扮、穿着很土气,她腼腆地冲我笑,走了过来,还跟我握了握手,我顿时毛骨悚然,心里已经骂了蒋萱几千遍,我已经认定蒋萱利用了我,我明明告诉她,让她安排一个跟我相配的女孩,没想到什么阿猫阿狗都带来给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蒋萱开口说:“周言,你把你手里的传单分给她一点吧,你们两个可以一起发?”

“行吧。”我将一小部分的传单递给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仔细看了看传单上关于我的介绍,问:“周敦颐啊,好熟悉的名字?”

“他是北宋理学家,我的祖先。”我说。

那个女孩说:“我姓杨,你能猜到我们的祖先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

“我们的祖先隋朝那个开国皇帝,叫杨......”那个女孩想不起来,一个劲儿地挠着后脑勺。

“隋朝的开国皇帝是杨坚。”

“对对对,就是他。”女孩说。

我却显得很尴尬,跟这样的人交流太掉价了。

最后,那个女孩一直跟着我发传单,他们说还要去我家,我家在犀浦镇,是租房,男孩子嘛,本来也比较不爱收拾,拍摄的两天前,蒋萱要求去我租房里拍摄,我当时拒绝了,她还以强烈地语气要求我必须拍,后来我妥协了,我说你和摄影师去可以,就不要让那个女孩子去了吧,我爱面子,毕竟是租房,又不是买房,她当时在微信上答应了我,但是今天却提出女孩也跟他们一起去,我就特别反感,被人利用,还不能说出来。

蒋萱安排我先回去,然后给他们发定位,我坐地铁,他们开着电视台的车子,我还没有到,他们就已经到了,还埋怨我走得慢了。我一个人住,所以房间也不大,租金也不高,只是图清净、干净,我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还有衣柜,其他就是一些生活用品和图书资料,其实我从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们看不起我还租房,明明就是利用我炒作。

“你是第一次录制相亲节目吗?”那女孩问。

我很纳闷,问:“难道你不是第一次?”

“我已经拍了很多次了。”

“拍了很多次了,一直没有找到?”我特别惊讶。

“电视台相亲节目也不是想的那么好!炒作的多!”女孩倒是如实说。

一旁的蒋萱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她一脸通红,什么也没有说。

他们走进来我的屋子,屋子很小,厨房、厕所都有,就是面积小,平时就我一个人住,也没有租大房子。他们坐了下来。

“你以前交过男朋友吗?”我问那个女孩。

“交过,是个军人。”

“那你们为什么又分开了?”

“性格不合。”

“那性格不合为什么要在一起?”我不解地问。

“那你呢,你没有谈过女朋友吗?”女孩气冲冲地问。

“从来没有。我中专的时候是个和尚班,后来也没有什么稳定工作,再加上,也不是什么大公司,都是叔叔、阿姨,没有遇到。”

“你还没有耍过朋友?”女孩十分惊讶地问。

其实,从我见到这个女孩的第一面起,印象就不是特别好,她的形象我不喜欢,浓妆艳抹,另外感觉她说话的气质和一些问题,她的文化程度应该并不高,她告诉我她是大学生,但是我感觉她更像初中。

“你学的什么专业?现在做啥工作?”我问。

“我学的是贸易,现在做销售。”

“我不太喜欢销售员,我觉得销售员太浮躁。”

后来,蒋萱将女孩支开了,单独问了我一些关于那个女孩的一些问题。

蒋萱面对面问:“你觉得她怎么样嘛?”

“我觉得我感觉不到她是一个大学生,有点像初中,而且我觉得做销售员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热爱销售,另一种是不愿意坐班拿死工资,选择做销售,这种人比较浮躁。另外,我通过跟她的交流,感觉她是一个感情很随便的人,她不太适合结婚。”

送走了蒋萱一行后,我的心里很复杂,我瞬间感觉到我完全被当成了笑话,一个作家跟一个初中生相亲,而且还在出租房里拍摄,想必蒋萱他们已经达到了为电视台创造收视率的目的,可是我惨了。我意识到,这样的相亲只是一个闹剧,没有任何用处。找对象,最终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去找。

我不上班的时候,多次徘徊在城里的大街小巷,希望邂逅自己的爱情,但茫茫人海,大多都是过路人。一次,我坐在图书馆里,打开了微信,点开附近的人,本想搜索一些喜欢读书的女孩,结果加了两个,都是重庆的美女,其中一个网名叫“墨”的重庆美女主动跟我聊了起来。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你好。”

我回复:“你好。你是重庆的啊?”

“嗯。”

“你叫什么名字,我备注下?”

“我叫李雪嫚。你叫什么?”

“我叫周言。”

我随后发了一些媒体报道我的资料过去。

“人才啊。汗”李雪嫚回复说。

“什么人才啊,女朋友都没的。我在等卓文君,在等陈圆圆。”

“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崇拜你,你看我成吗?”李雪嫚回复说。

“你也没有男朋友?”

“嗯。”

“我们可以交往,先了解嘛!”我故作矜持回复。

“真的吗?”

“真的,我的电话18188467***,你记下。来成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拥有你的电话是我的荣幸。”李雪嫚回复说。

我也将我的家庭背景和李雪嫚在微信上说了,我瞬间感觉到有一种被人欣赏的感觉,其实,看了这个女孩的照片和空间动态,我还是比较喜欢她,不过,她好像是个富家女,我想过段时间去找她,如果她不来找我的话。人这辈子很短,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就算两个人最终没能在一起,起码也没有遗憾不是吗?有一句话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缘分的事情本来就奇妙。

亲爱的,我该往何处寻你?

特别是这几天看了辛夷坞的《致青春》,阮阮在不到三十岁就出车祸去世,我很感慨,有些人活一百多岁,有些人生下来就死了,不要给自己留有遗憾,我现在虽然年轻,但是我并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我一定要去找李雪嫚,我希望她会等我。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作者:代言,本名周林。1990年10月出生于四川省南部县建兴镇。大学文化。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影视版权产业联盟会员。北京中文在线、北京鸿达以太、读者集团、新华文轩等签约作家。作品见于各大网站、报刊。已出版:《漂泊在广州的日子里》《大清第一廉吏于成龙传》《才情天子南唐李煜传》《中国式婚奴》《大宋宰相陈尧佐》《绝代风华:道不尽69位才子佳人》等。作品被中国农业大学图书馆、山西财经大学图书馆、湖北经济学院图书馆、广州市海珠区图书馆、广东省揭阳市图书馆等单位馆藏。作者及作品被近两百家媒体转载报道。

相似文章

现实社会中年轻人的爱情该往何处走 2019-12-06

爱上已婚男人,情到底该往何处? 2020-09-23

面对最亲爱的人背叛,我该如何是好? 2020-10-04

后妈比我小5岁,亲爱的爸,你确定她不是图你钱,我该叫她老妹吧 2020-06-10

寻你情感咨询,感情咨询师 2020-10-26

人生除了贫穷之外,最可怕的就是没有方向,不知该往哪走 2020-05-23

忻州儿童心理咨询,小孩上户咨询。我是山西忻州保德县的农户,老婆是河曲县的非农户,现在小孩的户口不知... 2020-10-09

老公出轨后,妻子像是迷路的孩子,不知该往哪里走? 2021-01-23

我该如何处理我和婆家的关系,关于结婚,我该如何处理和婆婆家人的关系? 2020-09-01

嫁给愚孝的男人,我的婚姻该往哪儿走 2020-06-16

心理专家文章推荐

婚姻情感咨询师更多>>

  
关闭
心理咨询师
2020年报考资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