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理健康知识 > 抑郁症 > 精神抑郁症 > 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幸福生活 

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幸福生活

心理知识: 抑郁症     2019-09-27    浏览:1031

40年前,他在失恋后行为失常,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

  40年间,他曾对人生悲观失望,几度想过自杀。

40年间,他的病多次复发,抗精神分裂症药物一直伴随着他。

40年间,他努力与疾病抗争,在亲人、朋友的帮助下,终于走出了疾病的阴影。

40年后的今天,他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过着幸福的生活。


风华正茂,他走进了爱情的死胡同


1956年,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李仲鑫跨入了大学校门,前途光明而美好。在农村长大的他,性格内向。从小乡村走进大城市,乡音浓重,加上不善言辞,在热情活跃的同学当中,李仲鑫显得有些沉默,与他交往的同学甚少,女同学更少。

成敏是班里的团支书,漂亮而又大方。开始成敏并没怎么注意不显眼的李仲鑫,只是由于班级活动,才与李仲鑫有些接触。在逐渐交往的过程中,成敏发现李仲鑫虽然沉默内向,但多才多艺,很聪明,对他也就颇有好感,两人渐渐成了谈得来的好朋友。在李仲鑫眼中,成敏近乎完美。慢慢地,李仲鑫发现他每天都挂念着成敏,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他心动不已。他知道,他爱上她了!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用在李仲鑫身上真是合适不过。由于性格内向,尽管对成敏的爱与日俱增,却羞于说出口。有好几次,话都到嘴边了,却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机会从来不会等待人,李仲鑫还在踯躅不前,另一位颇为优秀的男同学已捷足先登。成敏在那位男同学的热烈追求下,与之确立了恋爱关系。看着心爱的人与他人共沐爱河,李仲鑫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这种苦涩的滋味,只好独自品尝。李仲鑫心想,只要成敏一天不结婚,他就还有机会,这么想着,才从失意和颓废中解脱出来。

大学四年匆匆而过。毕业后李仲鑫留校执教,成敏则分配到距学校很近的一家单位。他俩仍然是好朋友,也不时相约外出游玩。只是,李仲鑫依然是“爱你在心口难开”,那一句“我爱你”始终没有说出口。

要发生的终究还是会发生。大学毕业近两年后的某日,成敏通过书信告诉李仲鑫一个他一直都不愿意面对的消息:她即将与男友结婚。在信中,成敏写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亦对你很有好感。但是,我们是不可能的……衷心祝愿你日后能找到一位美丽的姑娘,成为你的另一半。”

收到来信后,李仲鑫变得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没过几天就陷入了混乱的思维之中。开始他不能控制地时而哭,时而笑,说话有些颠三倒四。再后来,他感觉周围所有的人都在对他指指点点,总感觉别人在背后议论他。别人稍有动作,也许只是目光扫了他一下,或者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他都觉得是在针对自己。

有一天,李仲鑫再也不能承受周围人对他的“指点”,决定逃离这令他感到压抑万分的环境。于是,他走出了校门,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行走。思想像脱缰的野马,任意飞奔,杂乱无章——成敏成了女特务,是国民党留在中国大陆的残余势力,她正在想方设法破坏新中国的建设。当李仲鑫走到长江大桥上,听见桥下隆隆驶过的火车声时,他认为是蒋介石从台湾反攻大陆,国民党军队正开着坦克来占领这座城市。

因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流落街头、时而喃喃自语、时而大声疾呼的李仲鑫,被热心的群众带到了派出所。民警很费力地从他支离破碎的言语中得知了他的单位,将他送回了学校。同事看他这种情况,极力劝说李仲鑫去医院诊治。糊涂中仍存留着些许清醒意识的李仲鑫,似乎也感觉有点不妥,于是在同事的陪伴下来到了医院。医生给他下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将他收入院治疗。

从此,他的人生与精神分裂症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专家点评:精神分裂症是一组病因迄今未明、患病率较高的严重的精神疾病。主要表现为思维、情感、行为等多方面的异常及精神活动的不协调。一般情况下,患者没有意识障碍,智能尚可,病程多迁延。精神分裂症见于各种社会阶层的人,在成年人中的患病率约为1%。根据临床特征,精神分裂症可划分为偏执型、紧张型、青春型和单纯型等,其中以偏执型最为常见。

无论用抗精神病药物还是其他方法治疗,均不能根治精神分裂症。因此,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进行全面、系统的治疗,是让精神病患者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和预防精神残疾的最好方法。精神分裂症患者以25~30岁者居多,这个年龄正处于婚恋阶段,故患者早期出现的种种精神异常,往往被人们误认为是“失恋”或“夫妻关系欠佳”等原因引起,对此丧失应有的警惕。患者往往在发病1~2年甚至多年后,症状逐渐明朗化,才被家人或同事认识而送到精神科或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但为时已晚。


路在何方:事业、婚姻与孩子


在医院住院治疗三个半月后,李仲鑫基本恢复如常,继续回单位上班。不过,由于患的是精神分裂症,他感觉抬不起头,见不得人,因此精神依然有些颓废,心情抑郁。

很快,精神分裂症“纠缠不休”的特点显现出来。还未到一年,李仲鑫的精神分裂症再度复发,病情严重,他又一次被送入医院治疗。两个月后,李仲鑫康复出院了,但情绪的低落比复发前还要强烈。因患病荒废了专业,他感到深深的自卑,对前途丧失了信心,他第一次想到了死。

出院后,李仲鑫回到老家休养。乡村宁静而简单的生活,并未能缓解李仲鑫一日胜过一日的烦闷心情。当他看到家人、邻居在田间地头,屋前屋后辛勤地忙碌,为生活而奔波,他更是深深地自责:自己大学毕业后不仅不能为社会、为家人而努力工作,有所贡献,反倒成了个累人累己的废物。死的念头也一天天强烈起来。

由于大学时期曾在上海实习过三个月,对上海这个城市熟悉且颇有好感,李仲鑫决定到那里去终结自己的生命,自杀的方式则是跳黄浦江。考虑好之后,他借口要回单位工作,准备踏上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家里人不放心让李仲鑫一个人回去,就让他的一位堂弟护送他回校。在路上,李仲鑫忍不住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堂弟,堂弟吓了一跳,赶紧终止行程,把李仲鑫带回了家。最终,在亲友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李仲鑫暂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之后,回到单位继续工作。

日子平静下来,一位姑娘也渐渐走进了李仲鑫的生活。她叫王玉萍,是李仲鑫高中同学的妹妹。李仲鑫从家乡返回学校之时,她也大学毕业来到这个城市工作。由于哥哥的缘故,王玉萍在李仲鑫未患病前就已认识他。她对文质彬彬、颇有才气的李仲鑫一直都有好感。李仲鑫患有精神病的事情,她也听说过,但并不以为意。因为出现在她面前的李仲鑫,总是那样的温文尔雅,懂得关心人、体贴人,尽管有时他显得有些内向和忧郁。

对于婚恋,李仲鑫曾有过担忧,想过退却,认为自己配不上王玉萍,也如实向她告知了自己的病情。最终,在王玉萍的真情打动下,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两位年轻人从相识、相知直到相恋。甜蜜的爱情,让李仲鑫从昔日情感的泥淖中走了出来。他的病情日趋稳定,没有复发的迹象。1966年,两个相爱的人走在了一起。

然而,命运却跟李仲鑫开了个大玩笑。民间向有冲喜之说,认为精神疾病患者结了婚,病就会不治自愈。这种说法在李仲鑫的身上并没有得到印证,反而在他结婚仅仅四个月后,“沉寂”多时的精神分裂症又复发了。

疾病复发时的李仲鑫,只活在他的错位思维编织的世界之中。在这个世界里,新婚的妻子成了监视他的特务,周围的亲友邻居都对他充满了敌意。

新婚不久,丈夫就变得神情恍惚、六亲不认,这让王玉萍难以理解和忍受,她甚至想到离婚。在李仲鑫好友的极力劝说下,她打消了离婚的念头,决心担负起照料丈夫的职责。她陪他去求医问药,忍受他的无理取闹和无端指责,倾尽心血去照顾他、关心他,极力维系这个才建立的小家庭。

妻子的心血没有白费,经过治疗,李仲鑫又一次摆脱了精神分裂症的折磨。在病情稳定一年多之后,尽管忐忑不安,夫妻俩还是决定生一个小孩。毕竟,有了孩子,一个家庭才是完整的。

儿子的降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生机,却不具备驱走病魔的功能。在几次不顺心的事件打击之下,李仲鑫的精神分裂症在几年之中又复发了两三次。疾病反复发作、似乎治愈无望的状况,让李仲鑫再次萌发自杀的念头。那是在19

相似文章

【心理案例】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自白 2020-05-27

精神分裂症患者如何过正常的生活 2019-09-27

一位单身母亲的生活:辛苦着,幸福着 2020-06-06

精神上的背叛,精神上的背叛能算背叛吗?什么叫做幸福?怎样才叫做生活,为什么会活的这么累? 2020-08-09

精神患者治疗后生活指导 2019-09-27

精神心理康复技能培训,如何对康复期精神病患者进行生活技能的训练 2020-09-01

精神分裂女患者:父母离婚吞噬我的幸福 2020-05-22

一位边缘人格患者的自白 2019-09-26

求求你,救救我------一位抑郁症患者的个案 2020-02-15

心理障碍知识总表,我是一位多种心理障碍患者,焦虑,抑郁…,我好想学理论知识,免费帮助和我一样的人们 2020-09-04

精神抑郁症文章推荐

抑郁症咨询师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