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理健康知识 > 催眠疗法 > 直接催眠 > 催眠派别之:独裁派 

催眠派别之:独裁派

心理知识: 催眠疗法     2019-09-27    浏览:15
    对本流派最极端的描述是:某个具有“特殊”心理能力(如“催眠眼”、“坚强意志”)的“强大力量”个体(催眠师),促使另一个人(被催眠者)进入一种相对被动的状态,即非常容易接受催眠师“暗示”的一种状态,、这些暗示以“强迫”受试者做出各种行为(从学狗叫到戒烟),而这些行为都是患者在清醒状态下不愿意或者无法做到的。此派别的观点中充满了 “意识在物质之上“、 “失去控制”、 “植入暗示”和“易感性”等概念,这些概念本身也部分地被书籍、电影和民间传说所“灌输”,并通常受到外行的广泛认可,而且许多运用催眠技术的治疗师也暗中对这些概念深信不疑。

    独裁派的理论格外受到舞台催眠的青睐。这些被催眠的人通常伙同一群朋友出席夜晚俱乐部的表演,他们都是自愿上台,催眠师首先发起一段简短急促(5至1 0分钟)的诱导性语言,然后发出命令性的指令使这些受试者做出不寻常的,而且往往是令人发笑的行为,比如掉了一只鞋、像动物一样的动作,或者开始脱衣舞表演。当跟随催眠师回到他们的桌子旁时,这些受试者会得到那些深深着迷的友们的一阵欢呼和奉承。在这种意义上,舞台催眠与一瓶酒精的作用相类似:正常情况下被限制的人们此时可以狂野地表演,然后将责任推给某个人(催眠师)或者某种东西(这种催眠状态),而不是他们自己。

    这种直接和强硬的方法也被许多临床催眠师所运用,虽然没有如此轰动壮观。尽管临床医生是在一种不同的情景下进行操作并出于不同的目的(如帮助受试者改变),但他们经常暗中将催眠过程想象成一个他们可以向受试者实施意念控制的过程(如,施催眠术),而后命令他们改变那些不良的行为模式(如吸烟、暴食等)。

    虽然独裁派的追随者们通常是出于善意的目的,但他们的做法却助长了人们对催眠的误解。例如,无意识一般被解释为非个体本身的东西,而被认为是某种“空白状态”或“肥沃的土壤”,可以将暗示“写入”或“植入”。?据说这些说法对受试者的行为产生了强有力的影响,有时迫使他们做出与意志或正常的行为惯不一致的行为表现,其中最不幸的暗示即催眠师掌握着控制受试者的权力。正如我们在后面章节中将要看到的那样,这种关于失去控制的错误信念极大地阻碍了许多人在催眠过程中的充分参与。

    独裁派的概念部分地来源于催眠领域历史人物的著作,如麦斯默( Mesmer①)、伯恩汉姆( Bemheim)、夏柯(Charcot )和弗洛伊德( Freud)。尽管这些人有着不同的理论主张(见Ellenberger,1970,做详细比较),但是他们都强调催眠发生在不对称的关系中:即催眠师(通常是一个具有领袖魅力的男性)摆布一个被动的受催眠者(通常是女性)。例如,艾伦伯格( Ellenberger,1970 )对19世纪晚期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夏柯的描述:

    在公众的眼里,夏柯( Charcot)已经探索到了人类心灵的深外. 因此他被称为“神经症领域的拿破仑”。他已被认为是发现歇斯底里症、催眠术、双重人格、僵直性昏厥和梦游症的人。据说有一奇怪的情况,关于他对Salpetriere医院里歇斯底里症女患者们的控制以及那里所发生的一切,据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朱尔斯·克拉里蒂斯( Jules Clareties )曾提到在Salpetriere医院一个受试者的舞会上,有人不小心碰响了一个铜锣,于是许多歇斯底里症女受试者同时陷入僵直性昏厥并且保持着可塑性姿势,而当铜锣再次响起,她们又恢复了知觉(p.95)。

    独裁派强调催眠师的作用,而不考虑每个受试者的知识、信念和能力等特点,也不管受试者选择如何(或是否)参与催眠事件的能力。因此,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该流派在发展持续性治疗变化方面的价值是有限的。

    独裁派这些局限性的观念之所以能够如此长期地流传至今,部分原因是弗洛伊德在20世纪之交完全拒绝使用催眠,多年来几乎消除了对催眠严肃的科学检弗洛伊德在验。正如奇科和菜克伦( Cheek & LeCron,1968)所评论的那样:

    弗洛伊德在19世纪90年代开始进行催眠实践,与他一起工作的普通科医生Breuer是当时最好的医学催眠师之一。弗洛伊德几乎不怎么了解催眠,是个糟糕的催眠操作者,并且还对催眠抱有错误的观念:即必须要进入深度催眠状态才能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弗洛伊德的受试者只有十分之一能进入度催眠,这令他的挫败感非常强烈。而Breuer医生的治疗效果则要好得,他们之间有过很多竞争和敌对,弗洛伊德对此不能容忍,所以他放弃了催眠,寻找其他的方法并发展出自由联想和释梦。

    虽然弗洛伊德对心理治疗和心理知识的贡献是巨大的,但是他放弃催眠件事却是有害的,因为它阻碍了催眠治疗的发展近50年。今天许多精神科生和大部分分析师都对催眠不怎么有兴趣,他们对催眠所知甚少却相信它有价值,因为弗洛伊德开始使用并且最终放弃了它。他们中的许多人笃信眠治疗仅仅通过暗示令症状解除,正如伯恩汉姆应用的那样。因此,催眠疗的效果通常被认为只是暂时的,虽然伯恩汉姆和当时其他内科医师已经明确地证明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所幸的是,有关“独裁”和直接暗示的催眠模型正在逐渐被丢弃。这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我们所称做的标准派。

相似文章

催眠派别之:标准派 2019-09-27

催眠派别之:合作派 2019-09-27

策略派催眠和传统派催眠的特点 2019-09-27

催眠心理治疗,被隐没的第四流派 2019-12-02

心理罪之暗河 正反派,心理罪之暗河大结局是怎样呢 2020-09-11

给我一打健康婴儿之行为学派父母 2019-11-17

策略派催眠与传统催眠学派差异有何不同 2019-09-27

少年心理师之催眠之巅,求少年心理师?催眠之巅 2020-09-01

催眠之尘,魔兽世界大量催眠之尘怎么来的 2020-08-05

催眠之尘用什么分解,WOW催眠之尘?分解 2020-08-08

更多催眠疗法心理知识

直接催眠 间接催眠

直接催眠文章推荐

催眠疗法咨询师更多>>

  
在线留言
关闭
在线留言
请填写以下信息,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